当前位置: 储能网 » 电化学储能 » 正文

专访中科海钠CEO唐堃:

日期:2022-04-11    来源:创业邦传媒  作者:王贺

国际储能网

2022
04/11
10:20
文章二维码

手机扫码看新闻

关键词: 中科海纳 华为 钠离子电池

华为杀入了钠离子电池赛道。

近日,钠离子电池创业公司中科海钠发生工商变更,股东新增华为旗下哈勃投资、海松资本、聚合资本等头部机构。同时,公司注册资本增至约3095万元。

中科海钠成立于2017年,由中科院物理所陈立泉院士等4位创始人创办,依托物理所钠离子电池技术,是国内首家专注于钠离子电池开发与制造的企业。

过去一年,随着宁德时代的入局、国家的政策激励,使得横空出世的钠离子电池成为最大的热点之一、资本的“新宠”。

新赛道中,有着中科院背景的中科海钠作为一家典型的科学家创业公司,迅速获得资本的追逐,梧桐树资本、中科创星和国科嘉和纷纷把其当成优质投资标的。

据国科大的一位教授透露,有多家机构的投资人曾拜托他引荐中科海钠高管,希望能够投进去。中科海钠已成为钠离子电池赛道炙手可热的投资项目。投资人纷纷表示“已投不进去”。

“中国锂电池之父”陈立泉院士曾表示,全世界的电能都用锂离子电池储存根本不够,钠离子电池是新电池首选。

钠离子电池具有易制造、长寿命、宽温区、高倍率的优势,可实现低成本和高安全,将替代铅酸电池市场,和锂离子电池形成互补,在储能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光大证券预计,2025年国内钠离子电池潜在应用场景的需求量为123GWh,以磷酸铁锂电池价格计量,对应537亿元左右的市场空间。

中科海钠科学家创业团队捕捉到了钠离子电池商业化的机遇,率先切入铅酸电池替代市场,再利用钠离子电池的独特优势,进入百万亿级储能市场,走在了钠离子电池产业化最前沿,也让中国有机会获得钠离子电池产业发展的主导权。

创业邦日前独家采访到中科海钠CEO唐堃,他更加关注的是,目前碳酸锂价格处于历史高位,如果价格降到低位时,钠离子电池低成本的核心竞争力是否还在?作为创业公司,如何穿越周期?

科学家创业如何做平衡

作为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的重要原材料,碳酸锂被称为“白色石油”。然而中国锂资源有限,80%的锂依赖进口。事实上锂并不是一种丰富的资源,在地壳中的含量只有0.0065%,而且锂资源分布不均匀,70%的锂分布在南美洲地区。

早在2011年,陈立泉院士与同在中科院物理所任职的胡勇胜一直在思索,能不能发展一种不依赖进口资源的新型二次电池。中国钠的储量丰富,分布广泛,成了最优选择。

当业内还在聚焦锂离子电池时,他们将目光投向了相对冷门的钠离子电池技术。

2015年5月,李克强总理在中科院物理所强调,科技创新要面向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在“顶天立地”上下功夫。所谓“顶天”,就是以原始创新研发高精尖技术,推动“双创”向更高层次跃升;“立地”,就是依托“双创”,推动科技成果转化为现实生产力。

就在这一年,《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修订并实施,要求提取技术转让取得的净收入、或技术入股作价的不低于50%来奖励科研人员。

2016年,中科院物理所的钠离子电池完成中试试验,产品商业化似乎已经到了临门一脚的阶段。

创业的时机来了。

国科嘉和是中科海钠的天使轮投资人,隶属于中科院体系,对科学家创业的优缺点了如指掌。他们投资中科海钠的前提条件是,必须找一个拥有产业背景的人全职做公司CEO。

彼时,陈立泉院士、胡勇胜和李泓三人均在中科院物理所任职,不可能全职去做企业,他们商量后决定,在中科院物理所毕业的学生中,寻找一位信任度高,而且具有企业管理经验的人担任中科海钠的CEO。

陈立泉院士率先想到了在他课题组里的学生唐堃。在他们看来,在中科院物理所的毕业生里面去找更加靠谱,科学家创业前期的信任度非常重要,团队要统一思想,靠着一股信任感和凝聚力往前冲,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的感觉尤为重要。

2016年的那一天,成为唐堃人生的重要转折。

陈立泉院士的一通电话打破了他平静的生活,他特意带着胡勇胜和李泓请唐堃吃了顿饭。

面对恩师对其加入创业团队的邀约,唐堃表示愿意考虑一下。

对于已经三十而立的唐堃来说,放弃在神华研究院的央企稳定工作,转而踏上充满未知的创业之路,是一个无比艰难的决定。

陈立泉院士后来的一番话打消了唐堃的顾虑。“你不用担心,物理所孵化了三四家创业公司,即使你在中科海钠创业失败了,还可以去别的企业继续创业。”

唐堃认为创业确实是人生一个巨大的机会,最终决定加入中科海钠担任CEO。

科学家创业最难的一点就是在产业界能找到彼此信任的合伙人担任CEO,这样的团队模式被投资人认为成功率更高。

唐堃表示,当前不少科学家创业团队采用老师做董事长,其学生担任CEO的模式。相比之下,中科海钠由师兄弟分别担任董事长和CEO的模式更接地气。整个团队人员都可以有话直说,互相之间都是平等合伙人的关系。

董事长胡勇胜主要负责公司的战略方向,包括企业间合作、业务的布局方向,以及产品体系、技术手段等。

CEO唐堃则负责企业具体的运营细节,包括人事、产品等。

陈立泉院士担任首席顾问,是公司的旗帜性人物。

李泓担任公司监事。在研发钠离子电池之余,他还同时做了固态电池、碳硅负极的研发,在产业化方面走得更早。

作为一家有着科学家理想主义气质的创业公司,中科海钠早期也走过弯路。科学家的思维,总希望把一个产品打造得非常完美,才拿到市场去验证。事实证明,产品快速迭代才是整个商业逻辑的核心。

“我们也在做调整,很多竞品60分、70分就敢推向市场,之后一个月迭代一次,通过快速迭代可以很快把落下的分数补上。”唐堃说。

事实上,科学家和企业家在企业实际运营时会出现意见不统一的情况。

此前,北大方正和联想是科学家和企业家之争的两大代表事件。前者以科学家胜利而告终,而后者是以企业家的胜利为结局。

科学家创业的公司应该如何平衡?

唐堃眼中,在企业侧,企业家与科学家需要一种平衡。科学家有闪光的地方,企业家从内心理解科学家成功要素的同时,也要认知这些要素如果毫无保留地转移到运营企业方面,就会遇到问题。

理想的科学家创业模式要在运营层面发挥科学家的优势,减少科学家由于过度关注细节造成对公司的影响,每个人要知道自己的能力边界是什么,最终用共同的认知去做出共同的判断,而不是让企业家的决策与科学家的决策产生冲突。

创业初期,唐堃曾与胡勇胜商量,两个人在关键事项上必须有一个人做主。因此,尽管胡勇胜平时不参与具体运营,但在公司整体战略方向上还是以他为主。唐堃团队会把足够多的信息给到胡勇胜,便于董事长做判断。

如何穿越周期:未来锂价格下跌怎么办?

“我们从来不是要取代锂电池,而是做锂电池的有益补充。”唐堃表示。

由于钠离子电池能量密度低于锂电池,因此,搭载钠离子电池的车辆续航里程低于搭载锂电池的车辆。

钠离子电池是一种二次电池(充电电池),主要依靠钠离子在正极和负极之间移动来工作,与锂离子电池工作原理相似。钠离子电池主要应用在低速电动车、电动叉车、5G基站储能、家庭储能及大规模储能等领域。

中国发展钠离子电池有三大优势:一是钠的储量丰富,不受资源和地域的限制,相比锂离子电池有非常大的资源优势。二是安全性高。在测试环节能够做到不起火不爆炸,在运输环节能降低电池运输的安全风险。三是高低温性能优异。数据显示,在零下20°C低温的环境下,钠离子电池仍然有90%以上的放电保持率。

作为CEO,唐堃更加关注钠离子电池技术路线的可行性、未来的波动性、风险点以及是否有解决方案来应对风险。

尤其是目前碳酸锂价格处于历史高位,有市场消息传出,碳酸锂的现货已严重紧缺,“根本没有多余的库存,有关系都拿不到货”。

然而,如果碳酸锂价格降到低位时,中科海钠主打钠离子电池低成本核心竞争力是不是还在?如何穿越周期?

碳酸锂处于锂电产业链的中游,主要用于生产磷酸铁锂和三元材料中的正极材料。目前1吨碳酸锂的价格最高达到了50万元,使得锂电池成本很高;而作为钠离子电池正极材料,1吨碳酸钠的价格只有2000元-3000元。

也就是说,钠离子电池与锂离子电池相比,工艺相同,但具备使用廉价元素的成本优势。

低成本,也是中科海钠的核心竞争力。

但唐堃分析,碳酸锂价格处于高位不是一个可持续的事情,需要穿越周期。尽管碳酸锂的价格最高达到了50万元,但早晚会降到10万元,到那时,中科海钠的产品侧是否还有竞争力,能否抗住碳酸锂的价格战将成为重中之重。

至于如何穿越周期,唐堃给出的答案是打造底层能力,做好专利布局以及下一代材料的开发,运用团队十余年积累的新材料体系,尽快打造出下一代产品,等到碳酸锂价格在低位时,保证下一代钠离子电池的竞争力比这一代更强。

如果说低成本是中科海钠与锂电池肉搏的杀手锏,那么,电动两轮车市场就是中科海钠施展杀手锏的重要场景。

目前国内电动两轮车普遍以铅酸电池为主,新国标明确规定整车重量不得超过55kg,而整车减重最直接的手段就是把铅酸电池替换成锂电池。新国标对于整车重量的要求,正在加速铅酸电池向锂电池等储能电池的替换,而替换铅酸电池意味着巨大的市场机会。

不过,铅酸电池替代市场非常重视低成本,目前的电动两轮车、三轮车如果做电池锂电化的替代,价格会贵500-1000元,然而买电动车的人对价格很敏感,如果国家没有强制要求,两轮、三轮电动车要想实现电池锂电化替代较难。

钠离子电池的出现在很大程度上兼顾了比铅酸电池更高的能量密度和比锂电池更好的安全性,补齐了锂电池相较铅酸电池的成本和安全两大短板。

中科海钠的钠离子电池体积和重量不到同等容量的铅酸电池的三分之一,能量密度已达到145Wh/kg,是铅酸电池的3倍左右,循环寿命是铅酸电池的十倍,同时具备5-10分钟充电的快充能力。

唐堃介绍,中科海钠理论上不仅能把钠离子电池做到低成本,还能做到拥有铅酸电池的价格和锂电池的性能,力争把以前铅酸电池的市场挤占掉。

百万亿级储能市场才是大杀器

在中科海钠规划的钠离子电池大规模商业化应用中,除了铅酸电池替代,储能才是更大的市场机会。

能源短缺和环境污染已成为全球性问题,尤其是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费国,对新能源的需求越来越多。

储能被认为是解决新能源发电不稳定的最主要工具,可以实现削峰填谷。

储能技术可分为电化学储能、机械储能和电磁储能三大类。电化学储能技术不受地理环境限制,可对电能直接进行存储和释放,因其技术成熟、成本低,商业化应用范围广等特点,普遍用于航空航天、电力系统、电动汽车、便携式电子产品等领域。

2020年以来,中国“双碳”战略目标提出,推动了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构建,构建新型电力系统的重要路径之一,便是借助储能等外部调节手段平抑供需波动。

国网能源研究院预计,中国新型储能在2030年之后会迎来快速增长,2060年装机规模将达4.2亿千瓦(420GW)左右,新型储能装机规模将飙升近200倍。

“未来,我们需要有50%的电来自新能源,电网必须按照10%-20%的装机容量配套储能设施,这个数字计算出来非常可怕,是一个百万亿的市场。”唐堃说。

唐堃表示,目前,储能市场比电动汽车市场更大,成本要求比电动汽车要求更低,但钠离子电池能量密度较低,体积比锂电池要大20%-30%,所以手机,笔记本电脑等高端应用场景不是钠离子电池的主战场。

而新能源接入市场对体积要求不敏感,将成为钠离子电池的主战场,中科海钠的想象空间也在于此。大规模储能系统(ESS)、5G基站、户用储能、光伏、风能都将是钠离子电池的主战场。

例如ESS领域,在全球化石能源紧缺,风能、太阳能供给不稳定的情况下,ESS配合智能电网,将不稳定的能源储存起来匹配不同时段和地区的供电需求,成为了最可行的方案。钠离子电池拥有性价比高、高功率、大温度范围内可工作以及绿色环保可持续等优势,是最适合用于ESS的电池。

2019年3月,中科海钠自主研发的全球首座100kWh钠离子电池储能电站在江苏省溧阳投入运行。

2021年4月,国家发改委和能源局发布《关于加快推动新型储能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加快钠离子电池等技术开展规模化的实验示范。

“随着国家建设新型电力系统要求的提出,储能会变成一个强需求。这也是资本关注储能市场的重要原因。”唐堃说。

可以预见,2022年将是中国钠离子电池大规模产业化的开端。此前,中科海钠宣布与三峡能源合作正在建设全球首条钠离子电池规模化量产线,规划产能5GWh,一期1GWh将于2022年正式投产。

作为中国走在钠离子电池产业化最前沿的创业公司,唐堃和他的团队能否打造出下一个电池帝国?

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得最新消息,中科海钠将在近期进行组织架构调整,涉及高管人事变动,目前高层仍在讨论当中。

属于创业者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返回 国际储能网 首页

能源资讯一手掌握,关注 "国际能源网" 微信公众号

看资讯 / 读政策 / 找项目 / 推品牌 / 卖产品 / 招投标 / 招代理 / 发新闻

扫码关注

国际能源网站群

国际能源网 国际新能源网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国际电力网 国际风电网 国际储能网 国际氢能网 国际充换电网 国际节能环保网 国际煤炭网 国际石油网 国际燃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