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储能网 » 储能材料 » 正文

大国撕咬的新能源斗兽场!这个国家拥有锂资源半壁江山!

日期:2022-01-17    来源:远川出海研究  作者:刘逸敏 奥特快

国际储能网

2022
01/17
10:48
文章二维码

手机扫码看新闻

关键词: 锂资源 锂矿 新能源

提到智利,你可能首先想到的是智利的车厘子。的确,智利每年85%的车厘子都销往中国。虽然吃着智利的车厘子,但大部分人可能都不知道智利在哪儿。

智利地处美洲大陆最南端,与南极洲隔德雷克海峡相望,是全球最南端的国家。同时,从地图上也能看出来,智利也是世界上最“长”的国家,它从北到南的距离,相当于从我国黑龙江最北端一直到南海的西沙群岛,但智利东西之间的平均宽度只有180公里,还没上海到南京之间的距离长。

和日本一样,智利也是个地震高发的国家,在1900年发生了人类史上最强的地震9.5级。此外,从地理中心的直线距离来看,智利也是离中国最远的一个国家。

由于国家太“长”,所以智利在制作全国地图的时候还陷入了难题,他们因此想出了奇奇怪怪的方式,要么南北分开印,要么突出首都,或者斜着印。

▲斜着印的智利地图

虽然国土形状很奇葩,但在经济上,智利却和南美强国巴西和阿根廷不相上下。不仅是南美洲第一个经合组织OECD的成员国,也是南美洲乃至世界上最重要的矿业大国。

其中,作为锂电池主要成分的锂矿储量占据了全球的48%,矿业带动的相关产业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了30%,仅2019年就占了出口总额的52%。

▲智利丰富的锂矿储量

那么,智利锂矿产业的发展,除了靠天吃饭,还有什么原因?又遭遇过哪些波折?如今,它又将怎样影响全球经济?

01 智利发家史:从被压迫到压迫

智利这个地方的历史,用两个词来概括,就是压迫,和被压迫。要是拍成电视剧,能来来回回演上个一百多集。

最早,智利是印第安人的天下,但没多久就被印加人、马普切人、阿劳坎人给分割了,又因为金银矿被西班牙盯上,成了西班牙殖民地。一轮压迫后,智利的印第安人和印第安与西班牙人的后代成功在1810年实现反压迫,成立了独立政府。

独立之后,曾几何时被压迫的智利又开始压迫别人,同时向南北两边扩张,向北吃掉了秘鲁和玻利维亚,向南吃掉了阿劳坎尼亚,长成了现在看到的贪吃蛇形。

1831年,智利保守党上台,开始轰轰烈烈的铜矿开采,使智利至今仍然是全球最重要的产铜国之一,我国1/3的精炼铜都进口自智利。铜矿热带来了一批基建热潮,让更多矿区得见天日,其中,也包括本期的主角,锂矿。

▲智利产经结构

不过,锂矿与铜矿不同,这里先简单说明下锂矿是怎么开采的。

锂在自然界中主要存在于锂矿石、盐湖锂和锂云母中,主要提取方式分为矿石提取和卤水提取两种,其中矿石中的锂有1%-5%,而卤水中的锂含量却只有0.2%,但因为从卤水中提取锂,是通过太阳蒸发提取,成本更低,更加划算。

所以像智利、玻利维亚、阿根廷这样的国家就主要通过卤水提取,目前58%锂资源来自于盐湖卤水。

怎么提取呢?简单地说,就是把盐水从20-40米深的地方抽上来,注入到蒸发池里面,然后太阳蒸发提高卤水浓度,再用生石灰进行预沉淀,得到富集卤水,然后将富集卤水运输到净化厂中,加入树脂、有机试剂等一系列操作,最后经过“碳化”处理,得到碳酸锂。

为了加大对这种国家资源的控制,1939年的时候,智利经济部就开设了一个下属单位生产促进局,简称CORFO,用来掌控最大的锂矿来源——阿塔卡玛盐湖的开采权,决定盐湖租给哪些矿企开采,以及开采的配额。

1970年,智利当时的总统阿连德更通过国有化,对此加大控制。

不过,因为阿连德手段有些激进,引发了不满,所以当时智利爆发了军事政变,阿连德在这次政变中也就义了,紧接着皮诺切特接手了智利。虽然皮诺切特本人备受争议,但他通过一系列市场化改革,让智利经济迅速增长,矿产品出口也水涨船高,到1991年,已经占据了智利出口总额的48%。

02 智利锂矿企业的代表

提到智利的锂矿产业,那肯定绕不开一个很关键的企业——智利化工矿业公司,也叫SQM公司,是智利最大的钾肥和碘公司,也是全球第一大碳酸锂生产商。

SQM主要的资产位于智利北部的三个大区,其中最重要的资产就是位于第二大区的阿塔卡玛盐湖的碳酸锂生产线。2017年和2018年,SQM的锂矿资源和衍生品年销量占到了全球市场份额的23%左右。

▲SQM的锂销量占全球23%

SQM的发家史可以说几乎是一部和智利政府的宫廷斗争大戏了,他们的爱恨情仇说上两天两夜都说不完。之前说过,智利的生产促进局掌握着阿塔卡玛盐湖的所有权,所以SQM的锂矿产能实际上就是掌握在智利政府的手里,它的发展也会跟随着智利政府的政策而改变。

1968年,SQM刚成立,最早做的是硝酸钾,其中必须的氯化钾需要从加拿大进口。

1970年,当时的智利总统阿连德对外国和本国企业都进行国有化,SQM就被顺势“民转公”,成为了由智利政府完全控股的企业。后来智利爆发军事政变,皮诺切特上台,又开始实行全面的自由市场经济,把大部分国企拍卖给了私人,SQM又摇身一变成了民企。

但像这种关乎国家命脉的产业,完全归于私人好像也说不过去,所以皮诺切特在私有化开始之前就把自己的女婿庞塞任命为了SQM的董事,就算在私有化之后,也是SQM最大的股东。

虽说氯化钾一直都是从国外购买,但长期来看可不现实,所以SQM决定拓展市场,最终发现了阿塔卡马盐湖这块宝地。93年的时候,SQM向智利生产促进局申请了阿塔卡玛盐湖中81920公顷的限期开采权,到2030年到期,自此之后,SQM就开始大赚特赚,庞塞也从中获利成了智利排名前三的富翁。

1996年的时候,锂已经在市场上十分吃香了,所以SQM开始将锂作为副产品生产,之后几年SQM锂的销量每年都增长近3%,主要用来制造润滑剂,着色剂,以及制造建筑用玻璃或铝。

不过这种好日子在2014年首位女总统巴切莱特上台后戛然而止,这个女总统和她的政府对SQM一直保持打压的态度。先是提出SQM因为低估了租金,给国家造成了890万美元损失,要求它补缴这部分租金并且还要罚款,同时指控庞塞操纵市场,还以取消SQM在阿塔卡玛盐湖开采权为要挟,要求庞塞放弃对SQM的实际控制权,就差指着鼻子说我早就看你不爽了。

没办法,庞塞只能做出让步,假装出售自己22.95%的股份来缓和这种僵局,中国公司天齐锂业看准了机会,提出了报价,不过SQM也只是做做样子,这么一大块肥肉哪能说卖就卖了呢,就以“价格不合适”的借口给拒绝了。

2017年的时候,SQM另一大股东加拿大钾肥公司宣布出售自己所持有的这部分股份,天齐锂业又找到了收购机会,最终在2018年12月以40.66亿美元收购SQM23.77%的股份。

同时SQM和智利政府的纠缠似乎也随着巴切莱特时代结束,政客对智利锂矿重要性的担忧进入尾声,2018年1月,SQM与智利政府重新达成协议,以社区补偿计划、提高盐湖费率等条件,总算保住了开采权,尽管SQM开采成本提高,但其开采配额从原来的每年6.5万吨增加到了41万吨,大大提升了未来的产能预期。

03  锂矿:新能源时代的石油

今年12月智利新的一任政府上台后,国际市场担心可能会出台新法案对SQM进行国有化,毕竟之前也有这个先例。

对中国的锂电产业而言,这种影响波及的将是整个产业链。因为在我国2020年进口的碳酸锂中,智利就占了74%。而我国虽然是全球第五大锂矿资源国,但锂矿资源大多分布在青藏高原等生态脆弱的地区,且交通不便,开发难度大,所以约80%的锂都需要进口。

为了打破这个局面,我国一批锂业公司出海找锂。盛新锂能进军乌克兰和印尼,赣锋锂业布局非洲马里,海外锂业巨头也没闲着,欧洲锂业公司(European Lithium Ltd.),加拿大千禧锂业(Millennial Lithium)和美洲锂业(Lithium Americas)等等也纷纷加入战局。

在石油时代,谁控制了上游油产地,谁就控制了全世界,所以中东成为了各大国博弈的焦点;而在新能源时代,谁控制了动力电池上游的锂、钴、镍产地,谁,就能问鼎新能源时代的铁王座,所以很有可能,拉美、非洲、东南亚这些曾几何时的边缘地区,反而将成为未来国际纷争的新焦点。

遗憾的是,我们对亚非拉这些国家扎实深入的研究,似乎还远远不够。

返回 国际储能网 首页

能源资讯一手掌握,关注 "国际能源网" 微信公众号

看资讯 / 读政策 / 找项目 / 推品牌 / 卖产品 / 招投标 / 招代理 / 发新闻

扫码关注

国际能源网站群

国际能源网 国际新能源网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国际电力网 国际风电网 国际储能网 国际氢能网 国际充换电网 国际节能环保网 国际煤炭网 国际石油网 国际燃气网